赢利官网开户 - 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
赢利官网开户
赢利官网开户,赢利官网开户
您现在的位置:赢利官网开户 > 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

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12-09 12:11:15

在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中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取回村民手中的钞票。视频截图  近日,在某直播平台上,一场互相揭秘的“公益造假”风波正在蔓延。  在四川凉山布拖县一带,穿着简朴的村民成为线上直播的主角。在直播中,他们得到食物、水果、衣服等物资,还有一沓沓分量不小的“百元钞”,视频中的“志愿者”体贴入微。不过,暖心一幕随着直播结束而结束,“他们拍完就走,钱和东西也都拿走了。”  假公益真骗钱  10月31日,一段首发于某直播平台,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广为传播。  在视频中,十余名村民分为两排,前排蹲着小孩,后排站着成年男性,其穿着都较为简朴破旧,但每个小孩手中都拿着一叠厚厚的红色百元钞票;不过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正逐个取回小孩手中的钞票,另一名穿着黑色背心、双臂文身的男子在一旁观看,在将钱全部收回后,两名男子走到一辆面包车前。  该视频时长为56秒,首发者“快手黑叔”配文称:“发完钱收回来,这种人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?”  南都记者了解到,视频中的黑衣男子是该直播平台上一位名叫“宿州杰哥”的主播,其直播内容显示,从9月起,“杰哥”前往四川省大凉山等贫困地区“做公益”,购买食物、衣服等物送到当地村民手中,有时直接发钱。  “杰哥”在11月3日直播回应,承认自己“做公益有水分,发假钱”,并向粉丝道歉。“杰哥”还表示,“我做假公益我敢承认,但你们怎么不承认呢?”从10月31日起,“杰哥”就已多次直播另外多名“公益主播”的作假过程。  魏河(化名)告诉南都记者,其实包括“黑叔”、“杰哥”在内,还有多名公益主播,“团队式作假,假公益真骗钱”。魏河称,从9月看到“杰哥”等主播后,他前后共赠送了价值5000元的礼物,除“杰哥”、“黑叔”外,还有“ok哥”、“山东梅姐”、“花花”,共5名主播。  魏河的经历不是个例,甚至其花费还算不上多的,“(这样的)直播每天都有,人气也很高,最多的时候有5000人在线观看。”直播观众高星告诉南都记者,据其回忆,“杰哥”等主播每天收到的礼物价值5000到1万元不等。  多名公益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,“(有主播)在凉州布拖县一带作假(公益)。”一名公益人士称,据当地村民反映,主播在作秀完成后,会“给村民几十块钱,或一点吃的,拍完就把东西都拿走”。  内讧揭开团队作假  11月4日,首发“揭秘公益作假”视频的主播“黑哥”向其粉丝告别,留言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。而被揭秘作假的“杰哥”则开始直播“真心话”。  事实上,揭秘视频发出后,“杰哥”连续直播揭露包括“黑哥”在内的多名“公益主播”造假,在该直播平台引起“揭秘风波”。  “不过是内讧,现在互相指责洗白自己。”一名知情人士称。  在历经4天时间的“互相指责”后,上述主播分别道别、封号,或保持沉默。其中成员之一“山东梅姐”在回应某粉丝指责时道歉,称“我也不想欺骗大家的”。  “每天最低也赚到5000块钱,却拿几百块的东西作秀来糊弄我们。”魏河称,观众是这场骗局彻头彻尾的受害人。  声音  律师:  假公益直播  构成民事欺诈  在该平台上的“闹剧”仍在继续。对此,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李嘉辉有一层担忧,“(假公益直播)会导致在凉山的真公益项目很难开展。”李嘉辉担心当地村民会因此产生对公益的不信任感。  作假主播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?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认为,当事人构成民事上的欺诈,但刑事犯罪不一定能构成。  王永杰解释,在刑法上,如果要构成诈骗,必须由公安机关对受害人做笔录,然而寻找被害人非常困难。  采写:南都记者嵇石 实习生 向治霖

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完就收回

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完就收回

在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中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取回村民手中的钞票。视频截图  近日,在某直播平台上,一场互相揭秘的“公益造假”风波正在蔓延。  在四川凉山布拖县一带,穿着简朴的村民成为线上直播的主角。在直播中,他们得到食物、水果、衣服等物资,还有一沓沓分量不小的“百元钞”,视频中的“志愿者”体贴入微。不过,暖心一幕随着直播结束而结束,“他们拍完就走,钱和东西也都拿走了。”  假公益真骗钱  10月31日,一段首发于某直播平台,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广为传播。  在视频中,十余名村民分为两排,前排蹲着小孩,后排站着成年男性,其穿着都较为简朴破旧,但每个小孩手中都拿着一叠厚厚的红色百元钞票;不过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正逐个取回小孩手中的钞票,另一名穿着黑色背心、双臂文身的男子在一旁观看,在将钱全部收回后,两名男子走到一辆面包车前。  该视频时长为56秒,首发者“快手黑叔”配文称:“发完钱收回来,这种人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?”  南都记者了解到,视频中的黑衣男子是该直播平台上一位名叫“宿州杰哥”的主播,其直播内容显示,从9月起,“杰哥”前往四川省大凉山等贫困地区“做公益”,购买食物、衣服等物送到当地村民手中,有时直接发钱。  “杰哥”在11月3日直播回应,承认自己“做公益有水分,发假钱”,并向粉丝道歉。“杰哥”还表示,“我做假公益我敢承认,但你们怎么不承认呢?”从10月31日起,“杰哥”就已多次直播另外多名“公益主播”的作假过程。  魏河(化名)告诉南都记者,其实包括“黑叔”、“杰哥”在内,还有多名公益主播,“团队式作假,假公益真骗钱”。魏河称,从9月看到“杰哥”等主播后,他前后共赠送了价值5000元的礼物,除“杰哥”、“黑叔”外,还有“ok哥”、“山东梅姐”、“花花”,共5名主播。  魏河的经历不是个例,甚至其花费还算不上多的,“(这样的)直播每天都有,人气也很高,最多的时候有5000人在线观看。”直播观众高星告诉南都记者,据其回忆,“杰哥”等主播每天收到的礼物价值5000到1万元不等。  多名公益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,“(有主播)在凉州布拖县一带作假(公益)。”一名公益人士称,据当地村民反映,主播在作秀完成后,会“给村民几十块钱,或一点吃的,拍完就把东西都拿走”。  内讧揭开团队作假  11月4日,首发“揭秘公益作假”视频的主播“黑哥”向其粉丝告别,留言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。而被揭秘作假的“杰哥”则开始直播“真心话”。  事实上,揭秘视频发出后,“杰哥”连续直播揭露包括“黑哥”在内的多名“公益主播”造假,在该直播平台引起“揭秘风波”。  “不过是内讧,现在互相指责洗白自己。”一名知情人士称。  在历经4天时间的“互相指责”后,上述主播分别道别、封号,或保持沉默。其中成员之一“山东梅姐”在回应某粉丝指责时道歉,称“我也不想欺骗大家的”。  “每天最低也赚到5000块钱,却拿几百块的东西作秀来糊弄我们。”魏河称,观众是这场骗局彻头彻尾的受害人。  声音  律师:  假公益直播  构成民事欺诈  在该平台上的“闹剧”仍在继续。对此,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李嘉辉有一层担忧,“(假公益直播)会导致在凉山的真公益项目很难开展。”李嘉辉担心当地村民会因此产生对公益的不信任感。  作假主播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?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认为,当事人构成民事上的欺诈,但刑事犯罪不一定能构成。  王永杰解释,在刑法上,如果要构成诈骗,必须由公安机关对受害人做笔录,然而寻找被害人非常困难。  采写:南都记者嵇石 实习生 向治霖

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完就收回

多名公益主播被指做公益造假 发钱拍完就收回

在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中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取回村民手中的钞票。视频截图  近日,在某直播平台上,一场互相揭秘的“公益造假”风波正在蔓延。  在四川凉山布拖县一带,穿着简朴的村民成为线上直播的主角。在直播中,他们得到食物、水果、衣服等物资,还有一沓沓分量不小的“百元钞”,视频中的“志愿者”体贴入微。不过,暖心一幕随着直播结束而结束,“他们拍完就走,钱和东西也都拿走了。”  假公益真骗钱  10月31日,一段首发于某直播平台,名为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广为传播。  在视频中,十余名村民分为两排,前排蹲着小孩,后排站着成年男性,其穿着都较为简朴破旧,但每个小孩手中都拿着一叠厚厚的红色百元钞票;不过,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正逐个取回小孩手中的钞票,另一名穿着黑色背心、双臂文身的男子在一旁观看,在将钱全部收回后,两名男子走到一辆面包车前。  该视频时长为56秒,首发者“快手黑叔”配文称:“发完钱收回来,这种人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?”  南都记者了解到,视频中的黑衣男子是该直播平台上一位名叫“宿州杰哥”的主播,其直播内容显示,从9月起,“杰哥”前往四川省大凉山等贫困地区“做公益”,购买食物、衣服等物送到当地村民手中,有时直接发钱。  “杰哥”在11月3日直播回应,承认自己“做公益有水分,发假钱”,并向粉丝道歉。“杰哥”还表示,“我做假公益我敢承认,但你们怎么不承认呢?”从10月31日起,“杰哥”就已多次直播另外多名“公益主播”的作假过程。  魏河(化名)告诉南都记者,其实包括“黑叔”、“杰哥”在内,还有多名公益主播,“团队式作假,假公益真骗钱”。魏河称,从9月看到“杰哥”等主播后,他前后共赠送了价值5000元的礼物,除“杰哥”、“黑叔”外,还有“ok哥”、“山东梅姐”、“花花”,共5名主播。  魏河的经历不是个例,甚至其花费还算不上多的,“(这样的)直播每天都有,人气也很高,最多的时候有5000人在线观看。”直播观众高星告诉南都记者,据其回忆,“杰哥”等主播每天收到的礼物价值5000到1万元不等。  多名公益人士向南都记者证实,“(有主播)在凉州布拖县一带作假(公益)。”一名公益人士称,据当地村民反映,主播在作秀完成后,会“给村民几十块钱,或一点吃的,拍完就把东西都拿走”。  内讧揭开团队作假  11月4日,首发“揭秘公益作假”视频的主播“黑哥”向其粉丝告别,留言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。而被揭秘作假的“杰哥”则开始直播“真心话”。  事实上,揭秘视频发出后,“杰哥”连续直播揭露包括“黑哥”在内的多名“公益主播”造假,在该直播平台引起“揭秘风波”。  “不过是内讧,现在互相指责洗白自己。”一名知情人士称。  在历经4天时间的“互相指责”后,上述主播分别道别、封号,或保持沉默。其中成员之一“山东梅姐”在回应某粉丝指责时道歉,称“我也不想欺骗大家的”。  “每天最低也赚到5000块钱,却拿几百块的东西作秀来糊弄我们。”魏河称,观众是这场骗局彻头彻尾的受害人。  声音  律师:  假公益直播  构成民事欺诈  在该平台上的“闹剧”仍在继续。对此,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李嘉辉有一层担忧,“(假公益直播)会导致在凉山的真公益项目很难开展。”李嘉辉担心当地村民会因此产生对公益的不信任感。  作假主播的行为是否构成违法?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认为,当事人构成民事上的欺诈,但刑事犯罪不一定能构成。  王永杰解释,在刑法上,如果要构成诈骗,必须由公安机关对受害人做笔录,然而寻找被害人非常困难。  采写:南都记者嵇石 实习生 向治霖

相关内容